您现在的位置是: 商会首页 > 五颜六色狄仁杰
五颜六色狄仁杰

www.hnsdsh.com 浏览次数: 1148 次 来源:河南山东商会 日期: 2011-1-4 18:35:13
undefined undefined

  狄仁杰到底是福尔摩斯式的侦探,还是断案如神的大法官?是左右逢源的滑头政客,还是大气磅礴为国为民的政治家?是大周皇帝武则天的亲密合作伙伴,还是埋葬大周、中兴大唐的李家忠臣?

  黑脸包公、红脸关公,名人的脸都是有颜色的,但大唐名臣狄仁杰不同,他实在是个“五颜六色”的传奇人物,不同的人能在他的脸上看到不同的“颜色”。

  狄仁杰死后栖身洛阳白马寺,这“安排”,也如同他的生前事一样炫人耳目———他不是个信仰佛教的人,反对大造寺庙的劳民伤财,但他的归宿处却是“释源祖庭”白马寺,每天的晨钟暮鼓不停地打搅着他的千年大梦……

  狄仁杰墓?薛怀义墓?

  -狄仁杰是武则天的宰相,薛怀义是武则天的面首,两人一个在庙堂之上“忧民”,一个在寺院(薛怀义的名头是白马寺住持)“侍君”,根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却都得了个“梁国公”的封号。

  -白马寺内那个被称作梁国公墓的土冢,是狄仁杰的,还是薛怀义的?●名相葬在名刹中

  2003年11月6日,天黑黢黢的,雪雨和着大雾,整个洛阳城都被笼罩在混沌不开的气氛里。

  老天虽然摆出一副老大不愿意的样子,但上午10时,记者还是从洛阳市区驱车赶往位于今洛阳东郊、汉魏故城西侧的白马寺,去拜访狄仁杰墓。

  车沿310国道自西而东穿过白马寺镇,穿过依路而建的两排灰头灰脸的新房子后,司机师傅说:“白马寺到了。”

  下了车,我老马识途似的顺着310国道继续东行,去找白马寺的山门。走了200多米,山门是找到了,但记者只能隔着紧邻国道北侧的铁栅门远观白马寺,这个与山门同在白马寺中轴线上的防盗窗般的铁门落着重锁,看来寺院“正门不通”了。

  询问当地人如何进寺院,得知还得原路返回我下车的地方———上世纪末,当地投资2000多万元整修白马寺及其周边环境,盖了14000多平方米的商业房,修了一个1500平方米的停车场。停车场的西南是我刚才看到的国道两旁灰头灰脸的新房子,停车场的正东是个不大的广场,广场的南北还是灰头灰脸的新房子,这些新房子都是为旅游者服务的,但国道两旁的大都紧闭着门,广场两旁的虽然开着门,生意也并不怎么红火。从洛阳市区来,到白马寺去,这些房子你是想绕也绕不开的———白马寺的售票处就在与停车场相对的“购物广场”的尽头,售票处的脸面则是个新建的石头牌坊。

  白马寺的确比从前美了不少,但山门外新修的草坪及盘旋其间的弯曲小道,总让人感到这与中国的传统距离很远,可它装点的却是很传统的白马寺。草青墙红,倒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几百米的铁栅栏把草坪与310国道隔开,让我感到很不爽。如果把整个白马寺比做一个大房子,这草坪就是房子的阳台,阳台上有草有树,倒也惬意,但抬头望,这阳台是被防盗窗般的铁网封死的。扫兴!扫兴!

  走过放生池,看过石拱桥及山门前那两匹很矮小但又很著名、被经书压得很是疲惫的白马,越过寺院中轴线,再徐徐东行60来米,就看到青青柏树掩映着一座孤坟,墓碑上写着:大唐名相狄仁杰之墓。(图1)

  该墓碑显然是为“照顾”旅游者而立的,时在1993年。墓碑朝路,这路,就是白马寺僧院通向齐云塔尼院的路。齐云塔是白马寺的著名景观,大多数旅游者都会去拜访的,而狄仁杰墓、狄公祠就在齐云塔下。

  “狄公祠是上世纪90年代初由白马寺镇重新修建的,有祠园、花园、墓园三部分。镇里本是依托白马寺开发狄公祠,但效益不好。上世纪末治理白马寺周边环境时,狄公祠被划给白马寺统一管理。”白马寺和尚释普法对记者说,“你是我接待的第一个冲着狄仁杰而来的记者,善哉!善哉!”

  狄公祠划给白马寺后,祠园、花园归了齐云塔尼院。这地方,有人工湖有人工山,有茂林有修竹,有曲径有亭阁,一派江南园林的气象,和白马寺庄严肃穆的风格形成鲜明的对照,而齐云塔的倒影映在人工湖上,摇来荡去的,确也美不胜收。

  狄公祠与齐云塔、与白马寺“难舍难分”,是有久远历史的。(图2)相传,宋代这儿就有狄公祠,而齐云塔旁明代嘉靖三年的《重修白马寺塔记》碑上,则有这样一段文字:“唐忠臣狄梁公墓,其神道碑尚存。意者唐时,即寺为公香火院,公附寺而定,寺因公而著。”从白马寺的历史记载中,我们可以看出,白马寺还是很为狄梁公墓的存在而感到自豪的,且很谦恭——“寺因公而著”,还推断说,在唐时白马寺当为狄仁杰的香火院。

  ●忠骨淫骨起纷争

  在唐代,白马寺的规模要比现在宏大太多,而白马寺内也向有和尚

  “骑马关山门”的说法。照此推测,狄仁杰墓那时当在白马寺的中心区域(其实狄仁杰墓与现处在寺院内的印度高僧墓地直线距离也就五六十米)。狄仁杰虽贵为宰相,但按照佛家的说法,他毕竟还是红尘中人,而红尘中的狄仁杰,是咋进的这清净之地?

  “按规矩,他是不能埋在这儿的。”白马寺住持释印乐对记者说,“但什么都会有例外,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无常’吧!至于为什么出现了狄仁杰(墓)这个例外,我也说不清楚呀!”

  这例外,给人们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洛阳有位老专家就曾在一次研讨会上亮出自己的看法———该墓不是狄仁杰的,应是白马寺和尚、住持薛怀义的。

  和尚本非和尚,薛怀义也本非薛怀义,原来他不过是在洛阳闹市卖药的一个叫冯小宝的家伙,以摔跤打拳吸引观者,以御女奇术自夸,人高马大的,好逞筋骨之强。但这家伙由于一个宫女,得幸于一个公主(千金公主,高宗女,武则天的义女。则天革命,诛杀宗属诸王,唯千金公主巧媚善进,以则天为母,被赐姓武氏)。公主告知女皇武则天:“小宝有非常材(指阳具壮伟),可以近侍。”于是武则天召见冯小宝,对其恩遇日深。武则天为遮人耳目,就让冯小宝到白马寺当住持和尚。找一个在街头摔跤卖药走江湖的壮汉为情夫,实在有些不雅,于是武则天又把他变成士族,让其与太平公主之婿薛绍合族,令薛绍对冯小宝以季父事之。经此“乔装打扮”,低贱的冯小宝摇身一变,就成高贵的薛怀义了。自是,怀义出入宫中,诸武(武承嗣、武三思等)及朝臣都匍匐礼谒,“呼为薛师”。后来薛怀义讨了个领军攻打突厥的活儿,没承想贼星发旺,对方内讧不打自逃,于是“以功拜左威卫大将军,封梁国公”。

  小人得志,难免自我膨胀。顺风顺水的薛怀义以为天下都是他自己的,厌恶到宫中侍候女皇,却在白马寺寻欢作乐,且日益狂傲。“则天恶之”,于是太平公主找了一帮壮实的娘子军“缚而缢杀之”,“以辇车载尸送白马寺”。

  尸体回到白马寺的薛怀义被埋葬在哪儿了?这是个未解之谜。

  在破解该谜的过程中,有人猜测白马寺齐云塔下的那个土丘可能就是薛怀义墓。如此猜测的理由如下:狄仁杰是个“俗人”,是不该埋葬在白马寺的;薛怀义系被武则天谋杀,所以为掩人耳目,武则天表面上会在白马寺以梁国公的待遇厚葬薛怀义;薛怀义是梁国公,狄仁杰死后也被睿宗封为梁国公。猜测者推断说,白马寺的那个墓本是薛怀义的“梁国公墓”,后来之所以被附会成狄仁杰的“梁国公墓”,原因很简单———人们恶薛怀义而敬狄仁杰,不想供奉个淫棍而愿祭祀条好汉。

  名相附淫棍而再生,这也太离谱了吧!“只能算一家之言!”洛阳白马寺汉魏故城文物管理所前所长徐金星研究员认为,“这种说法,是不会得到大家普遍认同的。”

  徐金星研究员这样说,自有其这样说的道理。但谁的说法更有道理呢?

  古碑作证墓属狄公

  -狄仁杰被林语堂称为“一代巨人”,他巧妙地安排接班人张柬之等沿着他铺就的道路,促成武则天“和平”让位于李唐,避免了武则天身后可能出现的政局混乱,不但让大唐得以中兴,还为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代——开元盛世储备了一批居庙堂之高位的精英人才。

  -其实狄仁杰在历史上的地位决不亚于诸葛亮、包公等,只是小说《狄公案》把他写成了一位“断狱如神的父母官”,百姓家喻户晓的,也就只能是狄仁杰断案这一小小的侧面了。

  -“一代巨人”狄仁杰的灵魂附会于薛怀义淫骨上的说法,无疑是很伤我们感情的一大猜想。这猜想站得住脚吗?●求证:此处长眠狄梁公?

  绕过1993年为吸引旅游者而立的“大唐名相狄仁杰之墓”碑,再往南走,才能到达坐北朝南的狄仁杰墓的正面。

  不高不大的圆形土冢上长满了荒草,一棵小树在墓冢的正前方倔强地成长起来,它之下,就是“狄梁公墓”的墓碑。墓冢的两侧,是青翠的柏树林,它们如有灵魂似的,低头向着墓冢,护卫着“狄梁公墓”。

  “狄仁杰和薛怀义的封号都是梁国公,但这墓冢自古以来的名字就很明确,它不是‘梁国公墓’,而是‘狄梁公墓’。‘狄梁公’显然指的是狄仁杰这个梁国公,而不是薛怀义那个梁国公了。”洛阳白马寺汉魏故城文物管理所前所长徐金星研究员说,“把‘梁国公墓’与‘狄梁公墓’混为一谈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把狄仁杰墓说成是薛怀义墓自然也就是没有道理的。”

  但徐金星同时也承认,把薛怀义墓附会成狄仁杰墓的可能性不是不存在,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把其他人的墓附会在狄仁杰身上,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光靠现在的资料还不行。

  “狄梁公墓”墓碑东南、西南约10米处,分别设有碑亭,亭内的古碑刻记无疑是当今最为可靠的资料。

  东南碑亭内的石碑高2.5米,宽0.95米,上书“有唐忠臣狄梁公墓”8个大字,该碑为明万历二十一年(公元1593年)重立。据说,早在宋大观元年(公元1107年),龙图阁大学士、西京(洛阳)留守范致虚就曾在这儿为狄梁公仁杰建祠、刻石、表墓。

  西南碑亭内的石碑,是块诗碑和记事碑。该碑高1.43米、宽0.70米,不大,但内容丰富。碑上有元代洛阳安抚使完颜纲的“七绝”曰:神器旁迁几不留,曾将忠义破阴谋。淡烟衰草平林月,犹带当年社稷愁。还有明代洛阳知府虞廷玺的和诗:牝鸡司祸国难留,阁老孤忠为国谋。今日荒坟临古寺,西风落木使人愁。该碑的下部,是虞廷玺在明朝天顺三年(公元1459年)所作的序文:(白马)寺东百余步,则唐宰相狄文惠公(狄仁杰的又一封号)墓存焉。墓前有神道碑,临于古路,屹立穹然。见者思其忠义,无不景仰。碑前又一小石碣,上有元安抚使完颜纲所题绝句一章……岁久仆坠,过客忽略,多不注目……

  为使狄仁杰“不唯发泉壤之幽光”,虞廷玺遂请工匠把自己的诗和他的领导、朋友的诗以及元安抚使完颜纲所题绝句重新刻石,并作序记下了这件事情。

  另外,据清代黄易《嵩洛访碑记》云:昔(不知道明确的时间)狄梁公后人访问祖墓,于洛城东道旁得一石,题为“有唐忠臣狄梁公墓”,即以此处为狄梁公墓之所在。

  徐金星说,他还没有在《旧唐书》或《新唐书》中查到有关狄梁公所葬之地的记载。既然宋人以为白马寺的这个墓是狄梁公墓,那可信度还是很大的,因为宋朝距唐代不远,唐代的事情大都以宋人的说法为准,《新唐书》就是宋人欧阳修编著的。徐金星还说,狄仁杰死于洛阳,这没有什么争议,他虽然不太喜欢佛教,但也没有激烈反对过,算平常心对待佛教吧,他的父辈和祖辈葬于白马寺西北3公里处,他随葬在这儿,是不奇怪的。

  “就是有人说这不是狄仁杰的墓,也只能是一种说法,不能为大家接受的。我们要接受的,是现实。”徐金星说,“如果没有特殊的需要,是不可能打开墓冢的。大多数墓冢里面不一定有墓志铭,打开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名人墓就更麻烦,也不敢发掘。”

  他还举例说,大家都认为现在的关林是葬埋关羽首级的地方,但根据历史资料记载,关羽的首级可不是葬在现在的洛阳城南3里,而是汉魏洛阳城南3里,而汉魏洛阳城在白马寺的东面呀!能较真吗?不能!能打开关羽墓吗?也不能!要是真的进行考古发掘,发现这个关羽墓不是真的,咋办?你怎么能再给我找出个真的来?对待名人墓,不能太认真,“这就叫接受现实”。也就是说,狄仁杰墓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不是我们这一代人造假与附会的,“如果没有大的需要,没有必要非认定个真假出来”。

  白马寺的东面和西面,有两个和尚墓区,薛怀义墓可能在那儿,但现在还没有发现。狄仁杰死时,举朝震动,轰轰烈烈;薛怀义死时很惨的,如丧家之犬。狄仁杰下葬时,当是万人空巷,当时人们应该知道他葬身的地方,附会是不行的;薛怀义估计是草草掩埋的,恐怕连个墓碑也没人给他立,他的墓大家都搞不清,怎么会把狄仁杰附会在他的身上呢?中国人是善恶分明的,就是附会,古人也不会把狄仁杰附会在薛怀义的身上。徐金星说:“对这个问题还真的没有好好研究,如果把各种资料整合一下,也许会有个结果。”(图3)

  ●故事:狄公婉拒美少妇

  白马寺住持释印乐对记者说:狄仁杰是个有慧根的人,他的“全人名节,成就功业”的故事也是我们出家人经常讲的故事,他葬在白马寺是我们佛家之幸,没什么不合适的。

  狄仁杰少时文采过人、俊朗出众。在前往京城考试的路上,投宿于旅店,却不料年轻新寡的店主人对他萌生爱意。狄仁杰听了她的倾诉,对她说:“你这样年轻与娇俏,在夜深人静时对我娓娓诉说你的心事,难免会使我怦然心动。幸好以前有位老和尚曾经提醒过我‘不可贪色犯淫’,我始终牢牢地把它记在心里,才能在这种情况下,谨守礼节!”少妇问仁杰老和尚说的是些什么话,能使人在紧要关头克制自己。

  仁杰答:“老和尚说,从我的相貌推断,将来定是名冠天下、富贵显达之人,但切记‘戒之在色’。既然老和尚已经提示过了,我怎能如此冒险,以一生的前途去换取片刻即逝的男女欲乐!当时,我又请教老和尚:喜欢佳人美色乃人之常情,色欲这种事,事前人人都知自爱,事后也知追悔,但是当欲火炽盛的时刻,则一切后果都会抛诸脑后,以为‘偶尔无伤,下不为例’,每一次均作如是想,就会沉沦下去。到底要用什么方法才能浇熄爱欲之火?

  “老和尚告诉我,见到女的,就作不净观想:美女的薄皮底下,是一团模糊的血肉、筋脉和骨头,体内是尿屎脓血,淋漓狼藉,七孔流出的是垢汗涕唾与污秽的大粪小便,宛若薄皮花瓶内盛腐物,谁还喜欢?病时,脸黄皮皱,头发零乱;死时,面目青黑,不数日,就蛆虫遍体爬钻,臭烂恶心。

  “说到这里,此刻的我,见到你的娇美,心里想的是:你也不过是枯骨之外,包着层层肥瘦之肉,所以什么念头也没有了。方才听你提到,你曾打算为夫守节,见到我才改变初衷,我认为你这是迷恋我的容貌和斯文的外表。如果我现在满面是黄色的脓、痰、涕、唾、眼屎……你还会有爱欲的想法吗?”

  这戒色的故事,儒家讲来有儒家的意思,佛家讲来也还满有佛家的味道。只是故事讲完了,墓的归属还没有个最后的说法,这也就只好留给断案高手狄仁杰自决了。

  按佛家的说法,众生皆平等,死去的人化为黄土,那就更平等了,也就无所谓什么狄仁杰的忠骨薛怀义的淫骨了。既然佛家没意见,狄仁杰对佛家也怀有平常心,这墓就判给老狄了。当然,这不是记者胡乱行事,它是历史结出的果,是专家的意见。

  狄仁杰与薛怀义的纠葛,无论附会也好不附会也罢,这都是大历史中不能再小的细微枝叶。

  “和平演变”大周王朝

  -“若非狄仁杰,唐室绝后裔。”这话出自旧时与《三字经》、《增广贤文》等并列的蒙学读物《五字鉴》,是当时的孩子们背诵得滚瓜烂熟的一句话。

  -革移大唐九鼎的,是武则天;恢复李唐社稷的,是狄仁杰。由是观之,武则天与狄仁杰似乎是水火难容的一对冤家。但历史上,他们两人,一个皇帝一个宰相,和平共处,携手把中国推上通往“开元盛世”的金光大道。

  -武则天最终能还政李家,是因为她的武家全族之中,没有一个人有她的一半智慧、一半个性、一半政治才能。对此,狄仁杰看得清楚明白。狄仁杰想“演变”大周王朝,聪明绝顶的武则天不会蠢到看不出狄仁杰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每屈意从之”只能说明武则天是在假装糊涂,也因此,“和平演变”大周王朝是武则天与狄仁杰共同导演的历史杰作。

  -在中国历史上,乱世英雄灿如银河中的星斗,但治世英才却少得可怜,这也正是狄仁杰历来备受史家赞誉的原因所在。

  若非狄仁杰,唐室绝后裔。中宗复为帝,人道再出世。

  《五字鉴》里的这话,教育了我们的先人几百年,当时的每个孩子都明晓它说的什么意思,没什么歧义,但我总感到它话里有话———不知道它是在骂狄仁杰呢,还是在赞狄仁杰。《五字鉴》教育我们说,武则天时代是个非“人道”时代,而给武则天当宰相的狄仁杰,在非“人道”的大道上走得很好,但为什么他没有被后人骂为贰臣呢?

  狄仁杰实在是个为国为民的人,说他是贰臣,实在不像话,所以古人给他立的碑是“有唐忠臣狄梁公墓”,虽然避讳了他和武周王朝的关系,也还凑合着看得过去,因为这符合历史事实。但看看1993年我们今人给他立的碑“大唐名相狄仁杰之墓”,就实在是胡说八道不尊重历史不尊重武则天了———狄仁杰只做过武则天的大周宰相,何时曾做过大唐朝的宰相呀!

  因为武则天是个女人,她做了皇帝,就叫“牝鸡司晨”,但在雄鸡不能一唱天下白的时代,牝鸡司晨难道就是越位吗?宋代不是还有杨门女将吗?花木兰不是还替父出征吗?

  看来问题的关键是女人可以服务于男皇帝,但不能做女皇帝。“我看狄仁杰和武则天合作得挺好的,狄仁杰并没有感到别扭,他的思想比我们还要解放。”白马寺和尚释普法对记者说,“他们两个人是那个时代最杰出的人,如果他们俩闹起别扭,天下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人民不知道会遭多大的殃,‘开元盛世’不知道还会不会有……”

  据说武则天做女皇是“天之所命”。唐太宗当政时,民间有种神秘的说法:“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听到这种说法后,唐太宗询问太史令李淳风,得到的答复是:“这个人已经在宫中,30年后当有天下,杀李唐子孙殆尽,其征光已成。”唐太宗大惊失色,准备尽杀可疑的人。李淳风说:“天之所命,人不能违,王者不死,徒多杀无辜;且自今以后30年,其人已老,或者颇有慈心,为祸或浅。今天如果把她杀掉,上天或者更生出一个年轻力壮的来,肆其怒毒,恐怕那时陛下的子孙更加无遗类了啊!”

  英武绝伦的唐太宗曾怀疑日后的“女主武王”就是他眼前的武则天,于是他尽可能地限制武则天的地位和权势,甚至令其出家为尼,但并未因怀疑就滥杀无辜。唐太宗都在顺应天命,狄仁杰自然也只能好好地做他的“贰臣”了。

  武则天第一次入宫时刚刚14岁,身份是太宗的小女人(才人),若按“级别”分,她应排在30位以后;第二次入宫,她已31岁,比她小4岁的高宗在她到来的第二天便册封其为昭仪,在后宫是排名第6的人物!

  高宗有子八人,前四子出自后宫其他妃嫔,后四子则全系武则天所生。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高宗对武则天有多么宠爱。

  高宗去世后,武则天立她的儿子李显为皇帝,她自己仍临朝称制。不出两月,她又废李显为庐陵王,而另立儿子李旦为帝,自己称制如故。公元690年,武则天“革唐命”,登洛阳则天门(今应天门遗址)诏告天下,改国号为“周”,称“圣神皇帝”。705年李显复辟,是为中宗。中宗复辟5年后,据说为他的皇后韦氏所弑。李旦于710年复位,是为睿宗。李显与李旦,中宗与睿宗,俱是武则天的儿子,而且此后唐朝其他15个皇帝也全是武则天的孙辈和后裔。所以虽然武则天的头衔后来被一改再改,但她仍是后面的唐朝皇帝的祖先。以一个篡位而颠倒朝代的人物,又在太庙里千秋享配,这令史家很为难———他们既不敢褒也无法贬,如此一来,很多传闻就被混为史实了。

  武则天在她的私生活与接班人问题上能听狄仁杰的意见,由此可以看出她与狄仁杰非同一般的“战略伙伴关系”。

  狄仁杰逼着武则天撤除秽乱深宫的“控鹤监”后,还硬着脖子对武则天说:“臣过去请撤‘控鹤监’,不在虚名而在实际,今天‘控鹤监’的名虽已除去,但二张(指张昌宗、张易之,都是武则天的面首)仍在陛下左右……”对狄仁杰的指责,武则天没有大怒,反而拐弯抹角地加以解释:“我早已知道你是忠正老臣,所以把国家的重任委托给你。但这件事情你不宜过问,因为我宠幸二张,实际是为了保养身体。我过去躬奉先帝,生育过繁,血气已竭,因而病魔时相缠绕,虽然经常服食参茸之类的补剂,但效果不大。沈南璆(御医)说:‘血气之衰,非药石所能为力,只有采取元阳,以培根本,才能阴阳合而血气充足!’我原也以为这话虚妄,试行了一下,不久血气渐旺,精神渐充,这决不是骗你的,我有两个牙齿重新长出来就是证明。”不可一世的女皇武则天张大了嘴巴向狄仁杰逼来,但狄仁杰仍不屈不挠地说:“游养圣躬,也宜调节适度,恣情纵欲,适足贻害,希望陛下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加添男宠了。”武则天和颜悦色地说:“你讲的是金玉良言,今后我一定会有所收敛的!”朝堂之上,君臣以这样的语言争论男宠的事,可说是千古少见的妙事,武则天能够如此,也足见她对狄仁杰倚重与信任。

  武则天贵为皇帝,在最敏感的问题上却能以一种比较公平的态度来对待狄仁杰的意见,就不只是个“虚心”的问题了。关于选择接班人的问题,狄仁杰向武则天进言说:“太宗皇帝栉风沐雨,亲冒锋镝,以定天下,应把皇位与天下传给他的子孙。高宗皇帝把他的两个儿子托付给陛下,陛下现在准备把这个基业移给别人,这不合乎天意啊。况且姑侄关系与母子关系相比,哪个更亲?陛下立儿子做接班人,那么千秋万世后,您还能配食太庙,承继无穷。但臣从来没有听说过侄子当了皇帝后,会在太庙中祭祀姑妈的!”武则天于是决定立李家子嗣为太子,就这样,武则天和平地把她的大周演变为李家的大唐。

  狄仁杰面折廷争,武则天“每屈意从之”。她常称狄仁杰为“国老”而不直呼其名,并且阻止狄仁杰向她行跪拜之礼,说是“见公拜,朕也身痛”。武则天还告诫朝中官吏:“自非军国大事,勿以烦公(狄仁杰)。”公元700年狄仁杰病故,武则天罢朝三天,哭泣着说“朝堂空也”。

  恢复李唐王室,狄仁杰居首功,但这头等大事是离不开武则天的配合的。李唐王朝通过武周一代武则天、狄仁杰的铺陈,由“贞观之治”和平地进入“开元盛世”。尽管其间神都洛阳也有血风腥雨,但天下并没有发生大的动荡,唯留下骆宾王“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的名句。

  狄仁杰虽为处庙堂之高的巨儒名相,但佛家讲狄仁杰“全人名节,成就功业”的故事,道家说狄仁杰“望云思亲”的故事(北京白云观“二十四孝”故事之一)———狄仁杰有一天出外巡视,途经太行山,就登上山顶向下看云,对他的随从说:“我的亲人就住在白云底下。”狄仁杰徘徊了很久,禁不住流出了思亲之泪。有诗赞曰:朝夕思亲伤志神,登山望母泪流频;身居相国犹怀孝,不愧奉臣不愧民。(图6)

  儒家、佛家、道家都拿狄仁杰作榜样,狄仁杰做人做到这个份儿上,也算是千古少有了。但这还不算完———在对狄仁杰大唱赞歌的人群中,除了中国的儒家、佛家、道家,还有西方人的身影。西方人对狄仁杰的“崇拜”一点也不比中国人差,不过他们是把狄仁杰视为中国的“智者”、东方的福尔摩斯,这皆缘于荷兰人高罗佩的英文系列小说《狄公案》对狄仁杰的诠释或戏说。

  迷醉西方的狄仁杰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不管是薛怀义还是狄仁杰,生死故事的篇章总是从摇篮走向坟墓。阴阳相隔,一墓作证,其生前事就有了个还原追思的地方,尽管它只是一个黄土疙瘩。

  -狄仁杰的黄土疙瘩“过客忽略,多不注目”,但狄仁杰其人却因荷兰人高罗佩的小说《狄公案》而名震欧美。高罗佩写《狄公案》,其动因不过是这样一句话———唐高宗仪凤年间,狄仁杰升任大理寺丞,一年中判决大量积压案件,涉及1.7万人,无冤诉者。狄仁杰断案如神,铲奸除恶,一时成为朝野推崇备至的大法官。

  -高罗佩因《明代春宫彩印》(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秘戏图考》)、《中国古代房内考》两书奠定了他作为汉学家的历史地位。中国性学如今是东西方共同的“显学”,高罗佩开风气之先,是后来者无法绕过的出发点。但高罗佩研究性学,却源自小说,源自《狄公案》之《迷宫案》要配裸女封面……

  狄仁杰在佛家的眼里,是个不近女色的圣人,但红尘里的狄仁杰总是“性事缠身”——生前,他与薛怀义、张易之、张昌宗等同朝侍君,却力谏武则天远离这些面首;死后,他栖身薛怀义曾任住持的白马寺,乃至有今人猜测说狄墓本是薛墓,一时间忠骨淫骨难以澄清。而写小说《狄公案》的荷兰人高罗佩,却在写狄仁杰的时候无意间撞入性学研究领域,成了研究中国性学的开风气之先者。

  ● 认法律不认皇帝

  五颜六色的狄仁杰是个犯颜直谏者。唐仪凤元年(676年),大将军权善才误砍太宗昭陵柏树,高宗大怒,下令斩之。

  当时掌管刑狱的大理寺丞狄仁杰启奏说:“根据罪状,权善才只能给以免除官职的处罚。”高宗听后更加愤怒,催促监斩官赶快行刑。狄仁杰据理力争:“法律是国家的大典,微臣是个执法之官,怎能因为几棵柏树就轻率地杀掉大臣?微臣不敢奉诏!”高宗流着泪说:“权善才砍伐了父皇陵墓上的柏树,使朕蒙受了不孝的罪名。朕知道你是一个正直无私、执法严明的好法官,但这次权善才非杀不可!”狄仁杰仍然坚持:“犯颜直谏,自古以为难。臣以为遇桀、纣则难,遇尧、舜则易。今法不至死而陛下特杀之,是法不信于人也,人何措其手足!今陛下以昭陵几棵柏树杀一将军,千载之后,谓陛下为何主?臣不敢奉旨杀善才,陷陛下于不道也。”

  高宗情绪稍有好转,但他仍坚持“法外找理”,杀掉权善才。狄仁杰又说:“陛下制定的法律早已悬挂于宫阙之外,徒刑、流放、处死等罪,各有等差,人们都知道。哪有罪非极刑而特令赐死的道理?倘若法律可以随意更改,那么百姓该怎么办?陛下必欲变更法律的话,就请从今日这件事开始吧!”

  狄仁杰的进谏果然奏效,高宗收回成命,依法免除了权善才的死罪,并赞扬狄仁杰说:“卿如此执法、护法、守法,朕有了你这样称职的执法者,就放心了。”并吩咐史官把这件事记入史册。

  ●《狄公案》风行西方

  狄仁杰刚正廉明,执法不阿,兢兢业业,在其任大理寺丞的一年间,判决了大量积压案件,涉及1.7万人,但没有一个喊冤上诉的。他断案如神,铲奸除恶,一时成为朝野推崇备至的大法官。荷兰人高罗佩根据这些史料,演义出轰动西方的系列侦探小说《狄公案》。《狄公案》发行100多万册,并被译成多种语言版本,甚至荷兰贝尔纳亲王都亲自翻译《狄公案》之《黄金案》,把其译为西班牙文出版。

  高罗佩本是荷兰职业外交官。1943年,他来到重庆,曾与于右任等社会名流组织“天风琴社”,研究中国琴艺。高罗佩练习书法终生不辍,他的“高体”字独具一格。在西方人眼中,高罗佩的书法无疑也是首屈一指的,而沈尹默等中国书法家也是他的座上常客。高罗佩还能写中国旧体诗词,曾与郭沫若、徐悲鸿等唱和,成为中国文化史上的一道独特的景观。

  对中国文化的认同和沉迷,使得高罗佩爱上了清代名臣张之洞的外孙女、在大使馆任秘书的水世芳。高罗佩与水世芳结了两次婚,一次按中国传统办事,一次是按西方的传统举行。而高罗佩和英国学者李约瑟的多年友情,则是从重庆婚礼宴席上开始的。

  在重庆时,高罗佩读到一本清初公案小说《武则天四大奇案》(又名《狄公案》)。此时,“福尔摩斯热”正在欧美激荡,高罗佩也希望在东方这块神秘的土地上挖掘出中国人自己的大侦探。开始,他把《武则天四大奇案》翻译成英文,而后,又沿用主人公狄仁杰的名字,用英文创作了《铜钟案》。《铜钟案》出版后大获成功,于是高罗佩又写了《迷宫案》、《黄金案》、《铁钉案》等。高罗佩本准备就此歇笔,此后也好几次宣布封笔,但在出版社的不断敦促下,他只能接着写下去。1952年,高罗佩以《狄仁杰奇案》为书名,用中文把《中国迷宫命案》改写成章回体小说,于1953年由新加坡南洋出版社出版,这本小说共有52回。西方人写中文章回体小说,高罗佩是绝无仅有的一个。从1954年至1967年,高罗佩又用英文撰写了《中国潮中案》、《漆屏风》等十几个中短篇小说。高罗佩关于狄仁杰的这些英文小说赫然组成了130万字的鸿篇巨制———英文《狄公案》。英文《狄公案》出版后立即征服了西方读者,在欧洲风行一时。现在狄公小说在西方流行已久,被译成10多种文字,甚至包括芬兰语、克罗地亚语等小语种,且数次被拍成电影。“Judge Dee”(狄法官)由此成为欧美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一如西方的福尔摩斯。(图4)

  1950年,《狄公案》之《迷宫案》要出日文版,出版商要求以裸女画为封面,而高罗佩认为这种做法绝非中国传统,于是拒绝了。但随后,高罗佩意外地发现性问题在中国有很深的传统,于是开始研究中国春宫画,辑成《明代春宫彩印》(即《秘戏图考》),写成《中国古代房内考》。如今中国性学是东西方共同的“显学”,高罗佩开风气之先,是后来者无法绕过的出发点。

  高罗佩在中国春宫画及房中术中,“看不见西洋人种种暴虐诡异的反自然病态”。因此,他认为中华民族身心健康,两性生活自然而正常,“中华民族与中国文化持续不衰,最大原因是他们两千多年以来不断地研究男女均衡的艺术”。高罗佩对中国文化的认同令中国人感动,在他的许多著作中,他经常以“吾华”来称呼中国。

  ●独具慧眼识英雄

  狄仁杰在西方的走红,赖于荷兰人高罗佩的小说《狄公案》;狄仁杰在中国成为“有唐忠臣”而未被骂为“贰臣”的事业,则最终是由他向武则天举荐的接班人张柬之等完成的。

  狄仁杰出生于官宦之家,祖父狄孝绪曾任贞观朝尚书左丞,父亲狄知逊曾任夔州长史。狄仁杰任汴州判佐时,时任工部尚书的阎立本(就是那个贵为宰相但仍要跪着给唐太宗画《步辇图》的大画家,也因此,他伤心得不愿子孙后代再做他这样的画家)发现他是个德才兼备的难得人物,谓之“河曲之明珠,东南之遗宝”,于是推荐狄仁杰做了并州都督府法曹。在并州都督府法曹任内,狄仁杰通晓了封建典章和法律制度,这对他一生的政治活动有着重大影响。

  狄仁杰在知人善用上一点也不比发现他的阎立本差——张柬之、桓彦范、敬晖、姚崇等一批在历史上声名显赫的人物都是狄仁杰举荐的。

  公元705年,也就是狄仁杰死后的第5年,武则天病重,张柬之、敬晖、桓彦范等拥中宗复位,尊武则天为则天大圣皇帝(中宗每十天向武则天问安一次,如往常一样恭敬)。大唐在没有发生重大动荡的情况下得到光复,用时半个小时。狄仁杰举荐的姚崇后来协助唐明皇开创了“开元盛世”,成为一代名相。曾有人对狄仁杰说:“天下桃李,悉在公门矣。”狄仁杰回答:“举贤为国,非为私也。”

  狄仁杰曾为袁公瑜撰写墓志,短短的墓志上使用了武则天所造的11个字,但他和武则天一样,没有给我们留下总结生平、评说功过的墓志铭。伤痛之余的溢美之词,很快就会被后人忘却———墓志铭没有也罢。

  关于对狄仁杰的总体评价,我们也许可以参考一下荷兰人高罗佩的意见。在高罗佩的眼中,狄仁杰是这样的——

  狄仁杰不是我们熟悉的正襟危坐的青天大人包公、施公的形象,也不是鬼鬼祟祟的私家侦探福尔摩斯的样子,他是二者的奇妙结合:幽默开朗,时有妙语;智慧机敏却不矫饰;清廉刚正却不拘泥古板;喜欢女人却不失度;文武双全,紧要时还能挺剑格斗几个回合……狄仁杰不摆出一副怨天尤人、唯我独醒的屈原做派,也没有欲挽狂澜于既倒的海瑞架势。

  如果官员都有狄公的迷人性格,都如狄公一样五颜六色,不亦快哉!

  • 商会地址:郑东新区商务外环13号楼24楼 联系电话:0371-66228666 邮箱:hnssdsh@126.com 豫ICP备09027648号-1
  • 技术支持:河南国信网络通信有限公司 网站维护联系电话:0371-86157715 传真:0371-86157715 业务QQ:928548179
  • 1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