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商会首页 > “金亡于蔡——鼙鼓扬天繁华歇”系列之六 汉文化强力渗透金文化
“金亡于蔡——鼙鼓扬天繁华歇”系列之六 汉文化强力渗透金文化

www.hnsdsh.com 浏览次数: 4742 次 来源:河南山东商会 日期: 2011-1-4 18:35:13

0906B2501.jpg

0906B2501.jpg

 

0906b2502.jpg

0906b2502.jpg

 

 

  □记者盛夏
  2007年8月中旬,记者在汝南采访时,吃到当地一种有名的食品——蔡州五香牛肉,据说是金哀宗完颜承绪的御厨传下来的。
  当地人传说,金哀宗爱吃牛肉,一位御厨烹制的牛肉有五种香味,因此叫五香牛肉。哀宗退守于蔡州时,把这位御厨也带了来。金朝灭亡后,御厨流落民间,迫于生计,开了一家“五香牛肉店”。
  后来御厨去世,徒弟打着“正宗金宫御用牛肉店”的招牌开店。一位王爷很不高兴,说:“大金国早被大元给灭了,怎么还敢这么叫?”便传口谕摘招牌,永不许再挂。徒弟没办法,只好改称“蔡州五香牛肉”,一直传到今天。据说如今的做法,还是当年御厨的秘方。
  另据《东京梦华录》记载,东京夜市有“乳酪张家”,这应是辽或金人带来的食品。
  北方游牧民族的食品出现在豫南古城,出现在开封夜市上,这也是“朔方冲击波”中的一朵小浪花。
  宋人的文化世界虽然细腻丰满,但气魄远不及汉唐文化闳放。唐太宗李世民能以“天可汗”的尊称威慑周边各族,宋太祖赵匡胤对北方虎视的契丹却束手无策,他的后继者对朔方草原游牧民族的强劲冲击更是手足无措。
  契丹、党项、女真以及蒙古势力对宋人世界的长期包围与轮番撞击,产生了一系列文化效应。
  朔方冲击的文化效应之一,是在两宋文化系统中引发出一种极为深重的忧患意识。同时,“朔方冲击波,还将具有异族情调的文化因子输入宋文化系统内”。
  两宋与辽、夏、金以敌国对峙,但契丹、女真的民间音乐却为宋人所欢迎。北宋宣和年间,汴梁的街巷鄙人和士大夫多歌蕃曲。南宋时,不仅临安的“街市无图之辈”唱《鹧鸪》(蕃曲一种),一些官吏、士大夫也爱好“胡声”,营伍中的军官喜“蕃乐”成风。
  当时有个江西大将程回,极好女真的“鼓笛”之乐,常命其徒击鼓吹笛,奏蕃乐。南宋朝廷虽然三令五申,禁止“声音乱雅”,但在文化双向流动的规律面前,却无法阻止人们“所习音乐,杂以胡声”。
  辽、金的绘画也流入宋人文化界,长于描画本族游牧生活的耶律倍(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长子),作品深受宋人喜爱,宋徽宗赵佶就是他的“粉丝”。耶律倍的画甚精致,京师人多用“金帛质之”。
  辽、金的衣着发式也流行于宋地,为不少汉人所喜好。南宋诗人范成大在《揽辔录》中曾言:“民亦久习胡俗,态度嗜好,与之俱化,最甚者衣装之类,其制尽为胡矣。自过淮以北皆然,而京师尤甚。”
  宋都汴京著名的市场相国寺,大量陈列羊裘狼帽,寺中杂货,皆胡俗所需。凡此种种,皆是草原游牧文化补益汉族农耕文化的例证。
  另一方面,“征服者的被征服”在这一时期日益凸显。契丹、党项、女真及后来的蒙古,以剽悍的草原游牧民族气质入主汉地,甚至整个中国。然而,政治的、军事的、民族的冲突,往往以一种形式上的对抗促进着深刻的文化交融,在征战中取得胜利的各族,在这种文化大交融中被潜移默化,终于步入他们祖先多次践履的“征服者被征服”的轨道。
  灭辽灭北宋兴起的女真人的金朝,亦建立起以汉文化为主干的文化结构。
  【“皇帝群”互动汉文化】
  以汉文化为主干的文化结构,在金朝是如何建立的呢?
  首先是汉人世界的文化人大规模流入金人社会各层面,促成了金代文化结构中汉文化主流地位的建立。
  之后,金朝多个汉化程度较深的皇帝,身体力行,以绝对权威的身份,使汉文化主流地位进一步得以确立。
  和契丹统治者一样,在对辽、北宋的战争中,金人表现出对汉文化的强烈渴求。
  金太祖在发布“今欲中外一统”的征辽诏令后,又特别宣示臣属注意对文化典籍的寻求:“若克中京(北京),所得礼乐仪仗图文书籍”,都要给他弄回去。
  在灭亡北宋的战争中,金太宗对藏经、苏黄(苏东坡、黄庭坚)文、《资治通鉴》、图籍文书、镂板等无不尽取,指名索取书籍甚多。还索太学博通经术者三十人,详通经教德行僧数十人。另外还将画工、医官、杂戏、教坊乐人、国子监书库官以及杂剧、说话、弄皮影、小说、弄傀儡、打筋斗、弹筝、琵琶、吹笙等方面的一些艺人也弄到了金国。
  金朝用暴力手段使“宋士多归之”,对女真文化的汉化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因为“当两个民族发生沟通时,我们倾向于把它视为两种文化的互动,但互动的不是文化,而是具有个性与不可预测的个人”。
  文化的互动是由人的互动完成的,汉人世界的文化人大规模流入金朝各层面,并占据“主流话语权”,鼎力打造了汉文化的显赫地位。
  “金朝大臣中通晓汉文典籍并能吟诗作赋者很多,韩企先、韩 、宇文虚中等汉人大臣对女真人的汉化也起了很大作用。”河南省社科院研究员任崇岳先生说。
  文化的互动更多体现在人的互动上,金朝有个“汉化皇帝群体”,他们加速了民族融合的进程。
  金朝帝王中汉化修养最深的是熙宗、海陵王、世宗、章宗等人。
  据《大金国志》记载:“熙宗自为童时聪悟,适诸父南征中原,得燕人韩 及中原儒士教之,后能赋诗染翰,雅歌儒服,分香焚茶,弈棋象戏,尽失女真故态矣。视开国旧臣,则曰‘无知夷狄’,及旧臣视之,则曰‘宛然一汉户少年子也’。”
  这段记载很生动,在汉人师傅的教导下,金朝皇帝被打造成了文采风流的翩翩少年。
  这种教育背景,自然影响熙宗国策的制定。他即位后,废除傀儡刘豫,在汴京设行台尚书省,把燕京枢密院改为行尚书省,加强了对中原地区的控制。
  1138年,他又废除了实行多年的金朝官制,颁行了大体与辽、宋相近的官制,还亲祭孔子庙,夜以继日地读《尚书》、《论语》及《五代》、《辽史》诸书。
  金熙宗还确立了高度尊奉儒家文化的规范,他于皇统元年二月亲祭孔庙,“款谒先圣,北面如弟子礼”,宣称“孔子虽无位,其道可尊”,明确地表现出以儒学为正宗道统的意向。
  海陵王完颜亮是个完全汉化的金朝帝王,他很想泯除“夷狄”身份,以“中华正统”自居。因此,“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成为他一生的梦想。
  他迁都燕京,颁行正隆官制,大大促进了金国迈向“文明”的步伐。
  迁都时,他甚至把祖宗陵墓都迁到了燕京大房山营,尽毁上京宫室和大族豪宅,夷为平地种上庄稼,绝了女真贵族回老家的念头。
  他颁行的正隆官制,是对中央集权的进一步深化。这些都有利于民族融合。
  文才方面,他是一代大家。因其帝王身份,字里行间平添出常人没有的雄豪霸气,请看他意图灭亡南宋的七绝:
  “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海陵王最为人称道的一首词,当数《念奴娇》:“天丁震怒,掀翻银海,散乱珠箔。六出奇花飞滚滚,平填了,山中丘壑。虎癫狂,素鳞猖獗,掣断珍珠索。玉龙酣战,鳞甲满天飘落。
  谁念万里江山,征夫僵立,缟带沾旗角。色映戈矛,光摇剑戟,杀气横戎幕。貔虎豪雄,偏裨真勇,非与谈兵略。须拼一醉,看取碧空寥廓。”
  词境狂傲遒劲,帝王气势和北国风光,令人目眩神迷,较同时代的宋朝文人,毫不逊色。
  金世宗汉文修养甚好,虽无诗词传世,但对汉文典籍烂熟于胸,并因此指导朝政。同时他还热心于以女真文翻译汉文典籍。
  金世宗之孙金章宗是多才多艺之人,他的《聚骨扇词》纤巧明丽,为人称道:
  几股香江龙骨瘦,巧样翻腾,叠作湘波皱。金缕小细花草斗,翠钿更结同心扣。金殿日长承宴久,招来暂喜清风透。忽听传宣须急奏,轻轻褪入香罗袖。
  章宗在女真人汉化上的贡献超过了金世宗,他对孔子顶礼膜拜,为翻译汉文经典,专门置“弘文院,译写经书”。
  《归潜志》中评价他:“聪慧,有父风,属文为学,崇尚儒雅,故一时名士辈出。大臣执政,多有文采学问可取。”
  不仅多位帝王诗文成就出色,金朝文学也达到很高水平。“一变五代、辽季衰陋之俗”,“其文笔雄健,直继北宋诸贤。”
  金代文章以韩愈、欧阳修、苏轼为正宗。评论方面,王若虚初步建立了文法学和修辞学,元好问的《论诗绝句》30首,是其论诗的重要著作。过去论诗重在阐说原理,元好问重在衡量作家,开后来论诗的两大派。诗词方面,宗于苏东坡、黄庭坚,继“北宋诸贤”之后有所发展。金与南宋诗词,是南北不同地区具有同一时代特色的产品,只是内容上因人、因事、因地而有不同。
  【语言文字渐被同化】
  语言和文字对于一个民族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它既是文化的载体,又是文化的组成部分,
  还体现着一个民族的思维特点及其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比如满语中水的词汇有130多个,充分体现出对水世界的细腻观察,想来女真语也是深具特色。
  汉语像庄子所言之柔弱的舌头般长存,不能抵御虎狼之邦,却有同化的伟力。那些在中原屯田的猛安谋克户虽然独设村寨,但与汉人比邻而居,学习汉语成为生活必需。金世宗虽然一再强调女真人不懂本民族语言是忘本,但公共场所,汉语渐成第一语言。
  金世宗的太子完颜允恭自己不会讲女真语,为了哄世宗高兴,就让自己的儿子即以后的金章宗学女真语。金章宗在当皇子时曾晋封原王,他用女真语致谢,爷爷金世宗既高兴又感动,对大臣说:“我曾经命令诸王都学习本朝语,只有原王学得勤奋。”
  有个可纵向对比的例子:在清乾隆四十年,已经有满族官员听不懂乾隆说的满语,更不能用满语写一份简单的奏折。慈禧太后主政时,满文在官方公文中完全消失,因为慈禧不懂满文。
  女真人原无文字,后来金太祖命完颜希尹创制女真文字,“依仿汉人楷字,因契丹字制度,合本国语,而制女真字。”
  随着女真人对儒家文化的接受和汉文化的日益普及,女真贵族成为颇有汉文化修养的“上等人”,女真文虽是官方文字,但举国上下都用汉语汉字,许多女真人已不懂女真文了。
  从金章宗末年到1234年金朝灭亡,金朝统治者连阻止“全盘汉化”的行政命令都已懒得发布,在其原本辽阔的多民族疆域内,汉语成为第一语言。南宋人许亢宗曾出使金国,根据见闻写道:“凡聚会处,诸国人言语不通晓,则各以汉语为证,方能辨之。”
  【教育与科举大兴汉风】
  在教育体制上,金朝教育是中原教育制度的继续,所不同的是学校分汉人和女真两种,而女真学校也仿中原学制而设。
  金朝太学与国学十分重视经学、诸子学与史学的学习,金世宗规定,金的国学除学习经书外,还要学习诸子书籍。历史方面要读《史记》至《五代史》多部史书,这些书皆“自国子监印之,授诸学校”。
  金朝的科举制度也和宋朝差不多,其进士科目“兼采唐、宋之法而增损之,其及第出身,视前代特重,而法亦密矣”。
  金太宗时已经开科取士,到金熙宗、海陵王时,科举已经制度化。通过科举,金朝统治者笼络了一大批汉族、契丹族知识分子。
  女真族人对汉文化的汲取与整合,使汉族文化在新的内外条件下渗透,延展于女真族之中,从而在北中国创立了一个“人物、文章之盛,独能颉颃宋、元之间的文化天地。”
  (全文完)
  金朝大双鲤鱼纹铜镜,金代文物器物中的代表之作,金代发达的文明的象征。 搜狐社区供图
  力行汉化的海陵王 搜狐社区供图
  • 商会地址:郑东新区商务外环13号楼24楼 联系电话:0371-66228666 邮箱:hnssdsh@126.com 豫ICP备09027648号-1
  • 技术支持:河南国信网络通信有限公司 网站维护联系电话:0371-86157715 传真:0371-86157715 业务QQ:928548179
  • 1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